我站在动物园和老虎这边

作者:黄启蒙   来源: 法律读库 发布时间:2016-08-10 13:29  浏览量:206569

  

  近期,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吃人事件沸沸扬扬,传言甚嚣尘上。高校教授、律所精英、热血网民都纷纷参与其中,振臂高呼,摇旗呐喊。

  抛开关于涉事家庭的传言,笔者想和大家聊聊自己的看法。

  老虎吃了人,我却站在动物园和老虎这边,为什么?

  一、关于事件本身

  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分析,老虎吃人是典型的人身权侵权案件。

  从侵权损害结果来看,年长妇女死亡、年轻妇女重伤,她们的生命权、身体权遭到了侵犯。但这起事故又不同于一般的侵权案件,侵犯她们的,不是“法律”可以约束的一般主体,而是受到“丛林法则”“自然规律”规制的兽中之王——老虎。但这老虎又不是山野中的猛虎,而是野生动物园的饲养虎。

  从老虎的角度看:

  作为野生动物园饲养的老虎,与一般动物园的饲养虎不同,它们不像杂技团里跳火圈的“小猫”,它们保留了大量的野性。一般动物园的猛兽被关于笼中,游客是笼外之物;野生动物园的猛兽则被散放于园区,游客却变成了笼中之物。

  因此,一旦有游客“不慎”跑出了笼子,成了笼外之物。在猛兽、老虎眼中,就和饲养员投食的鸡、羊这样的猎物没有区别。因此,老虎潜伏袭击两位游客,是本性所为。于它们而言,作为自然界食物链的顶端,被“智慧”、“高等”的人类带到这样一个本不属于它们的地方,做了自己本就会做的事,这些生灵无错。

  从动物园的角度看:

  要探讨动物园的责任,必须要明晰野生动物园和一般动物园的区别。

  野生动物园的动物一般放养在野外、人工定时喂养活物,动物是原本的野生形态、基本不受人工影响,因此保留捕猎等习性。由于野生动物园散养动物,场地辽阔,参观动物往往不采取徒步方式,因此需要乘坐车辆观看。尤其在猛兽区,游人不可随意走动。

  一般动物园的动物饲养于笼内,喂养的往往是成品肉,受人工驯化,较野生同类更为温顺。由于动物约束在笼内,一般动物园游客可随意走动。

  明晰了一般动物园与野生动物园的区别后,再来看野生动物园本身应尽的法律责任。

  动物园动物致害的特点是非侵害主体承担责任,即责任主体不是动物,而是动物园。依据建设部颁布的《城市动物园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动物园包括“综合性动物园(水族馆)、专类性动物园、野生动物园、城市公园的动物展区、珍稀濒危动物饲养繁殖研究场所。”因此,野生动物园适用侵权责任法关于动物园的规定。

  《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一条:“动物园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园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动物园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园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

  分析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与其它的饲养动物致害责任不同,动物园的责任是过错推定责任。过错推定是过错原则适用的一种特殊情况,是指受害人若能证明其受损害是由行为人所造成的,而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对造成损害没有过错,则法律就推定其有过错并就此损害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动物园的动物致害责任的构成要件与其他动物致害责任存在较大差异,具体包括:

  一、动物园的动物具有现实存在的危险;

  二、损害事实的发生;

  三、动物园的动物现实存在的危险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四、动物园不能证明其已经尽到管理职责;

  五、动物园没有尽到管理职责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六、动物园的行为具有违法性;

  七、动物园具有推定过错。

  因此,从这次老虎吃人事件来看,上述构成要件第一、第二、第三点已经证实。

  那么,本事故的关键之处,动物园是否尽到了其管理职责?

  笔者认为,动物园的管理职责,应理解为对动物的看管义务。动物园应当结合动物的种类、习性、既往表现、现实活动场所、游客参观的方式等其它际情况,采取了符合国家要求规定、一般社会观念下的安全设备、安全措施、安全管理制度的就应当认为是尽到了管理职责。比如像以往动物园事故,老虎区的门没有关,游客意外走进去被老虎袭击,这很明显动物园就是没有尽到其管理职责的。

  那么,本案中动物园采取了上述要求的安全防护措施了么?

  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自驾游的游客入园前需要签订《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协议载明“猛兽区必须关好、锁好车门、车窗,禁止投喂食物、严禁下车”“如因违反上述规定发生的车辆损伤和人员伤害,自驾车主应负相应的责任”。同时景区内有字体较的大相关的安全提示牌。巡逻车在园区内巡视,园区广播反复提醒游客安全注意事项(包括禁止下车)。从当日在现场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吴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园区自驾游览区严禁游客下车。吴女士陈述:“她下车之前,巡逻车还用喇叭喊,让她别下来,她还是下来了。”从网络上流传的监控视频显示,在老虎咬住那位女士后,园方巡逻车在10秒内赶到现场。

  可见园方已经尽到了管理职责。

  有人说免责协议无效呀。的确,《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 (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根据合同法规定,动物园的免责条款当然无效的。但各位,人身侵权案件责任的承担依据的主要是《侵权责任法》以及有关司法解释。这个协议的意义更多在于证明园方已经尽到风险告知义务。

  又有人说,根本就该禁止在猛兽区自驾游,万一汽车被猛兽袭击呢?

  国内外都有开放式野生动物园的自驾项目,而涉事动物园开展自驾游览也没有受到有关部门禁止。笔者也曾在某开放式动物园内参与车内投食。如果在此事故发生之前,动物园自驾游合法、合规,就不能因为出了事故就溯及既往追溯到允许自驾游本身。否则,这和有隔离网的海边写了有鲨鱼禁止游泳,有人跳下去游泳被鲨鱼袭击,大家就呼吁禁止人来到任何海边或者抽干大海有什么区别?

  有人又说,就算可以自驾游,也必须强制性规定工作人员随车呀。这点,我不否认。自驾游的车辆只要车门一开,游客立马就会暴露在老虎的血盆大口之下。确实,动物园提供安全防护用具在车中更为谨慎。

  但大家是否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侵权责任法》八十一条过错推定成立的构成要件五:“动物园没有尽到管理职责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各位,退一步来讲,动物园开设自驾游,动物园没有工作人员随车,动物园没有提供防护装备在车上,和游客自行下车遭到老虎攻击有因果关系么?

  虽然受害人的过错(如与动物拍照、挑逗动物、自行下车等)是否导致动物园责任的减轻或者免除《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一条并没有明确。但笔者仍认为受害人具有故意或过失可以减轻或免除动物园的责任。因为动物园的动物致害责任虽然是过错推定责任,但过错推定责任仍旧属于过错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和第二十七条关于过失相抵规则的规定是适用于所有过错责任案件的。

  从被侵害主体及其家人看:

  受害者丈夫的同事称,事发时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们还在园区范围里,“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出来了,所以才下的车”。从“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出来了”,这句话很明显是暗示动物园园区出入口安全提醒标志不明显。

  然而事实是,野生动物园的隔离区除去方便游客采取不同方式游览(有些动物如猛兽,只能在车里远观,有些动物如羊驼可以下车近距离接触)的功能外,野生动物之间也存在食物链。所以,只要具有强烈攻击性的动物种类之间都会被分别隔离。而每一个隔离区的标识都是极为明显的。在新闻图片中,也能够看到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对猛兽区的标识和警告牌十分清晰和显眼的。同时,女子下车后巡逻车也在大声喊,女子不可能不知道还在园区。

  违反常识和规则自行下车是这起事故的因果源头。我为勇敢的母亲悲痛,也为自私随意的女子愤慨。

  二、关于事件背后

  看到很多人要求处死老虎、关闭动物园,我很难过。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由衷的希望更多人可以明白【秩序、规则、思考的意义】。

  浏览网络媒体,也意外发现大家对此事的看法颇让我感慨,很多人理性的站在事实前,不再一刀切似的武断。我们已经越来越学会分辨“弱者应该被同情,死者为大”的传统道德是否时时刻刻适用,我们已经越来越学着挣脱传统弊病的束缚,开始理性思考。

  想起拿到驾照那天父亲对我说的话:“以后开车一定要小心,遵守规则。尤其注意电瓶车,如果不小心遇到横窜出来的电瓶车,你没错都要担大责。谁叫你是机动车,它是非机动车。”为什么最近几年电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居高不下?可能很多事故不是汽车(老虎)的问题,而是电动车司机不遵守交通规则,随意骑行造成的。然而他们的行为没有得到应有的规制,反而让看似强者的机动车方承担了不应承担的责任。长此以往,电动车违规没有了违规成本,守规更加困难。

  这样的“弱势群体为尊”的思想在中国少见么?某年轻女孩超市行窃,被超市合法合规处置并通知了家长。女孩因为被家长打而跳楼,最后在舆论的压力下,被偷的超市赔付了女孩母亲80万。美国一家长带小孩参观猩猩,将小孩放在高高的栏杆上不予搀扶,小孩坠入猩猩园区,动物园无奈下将濒临灭绝的猩猩射死。(孩童的生命和濒临灭绝额猩猩的生命的价值排位,值得思考。)

  这是为了什么我们都懂。可我觉得社会纵容了很多人。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反而还让“强者”补偿。可是,所谓的人类社会,不能因为他是弱者就可以随意践踏规则,就可以任性呀。绥靖态度让太多做错事、做恶的人得不到正确对待。所以我们才会医闹横行,所以我才会碰瓷遍地。

  如果说“权利观念”是告别清朝衙门的开始,那么告别粗暴的“弱者有理”,不被简单的道德绑架,应该就是公民社会的开端了。

  我希望社会温情,但守规绝不意味着冷血。

  话说回来,老虎吃人终归是一场生命陨落的悲剧。我们可以分析问题,批判年轻女子的行为,但是绝对不能因此就丢失了理智和仁爱。

热门标签: 
上一篇:耿小武:我的父亲 下一篇:试论鉴定意见的质证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律师时评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政讯通资讯中心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律师时评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8 lsspw.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19568 010-57028685 15321059430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019568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